新闻公告 > 新闻详情

【天坛快讯】我们离“网约车”式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8-05-10

 

什么?将来,人们在网上看病也能像网约车一样,病人网上下单,医生根据患者病情精准接单?是的,这是“互联网+”与医疗碰撞反应后人们期待实现的理想状态。虽然目前我国在“互联网+医疗”的探索中仍处于起步阶段,不过国务院的一纸政策为互联网与医疗的深入结合注入一剂定心丸。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撑体系、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事实上,医院的服务及人们的就医习惯正在悄然发生改变。我国互联网医疗发展情况如何?还面临哪些问题?对此,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医疗:互联网医疗效果初显同时问题也初现


上午9点的北京天坛医院,虽然依旧人头攒动,但与从前不同,挂号不再上演“长龙阵”,伴随着门诊大厅自助挂号机的增设,患者挂号缴费井然有序,不仅方便了患者,还提高了服务效率。随着新一轮医改的全面推开,“互联网+”在预约挂号、分时段诊疗、移动支付等优化医疗服务流程等方面的效果有目共睹。


张学会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银厂乡卫生院院长,她与4位女医生负责全乡4560位患者的医疗服务。因为人员不足和辅助检查设备缺乏,只能解决村民的普通疾病,许多常见病、多发病都无法解决。2016年10月,四川微医互联网医院上线,把远程诊疗系统、健康一体机等医疗设备带到了银厂乡,张学会可以为村民做基本检查检验,并把结果上传给医联体专家,通过远程医疗帮助当地患者得到大城市专家的诊疗。


远程医疗是“互联网+”在医疗领域应用的一个重要环节,是医院对医院的服务,适合常见病及慢性病的复诊患者。北京天坛医院国际医疗部主任任添华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运用互联网技术,通过远程医疗的方式让患者少跑路,同时大医院又可对小医院进行技术指导,不仅提升了基层医院的水平,还可将患者留在当地就近就诊,也让大医院腾出更多时间专注于疑难病症诊治。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远程医疗作为“互联网+”在医疗领域应用的重要环节,虽然早已在不少医院开展起来,但在近些年的发展中也暴露出一些现实问题。


“首先是民众的知晓率不够。”任添华表示,大部分患者对远程医疗服务通常表现出不知道去哪儿、找谁的现象。另外,在传统的远程医疗中,由于受时间、地点及设备等因素的影响,在线上看一位患者所需时间远远大于线下,且由于规范的绩效考核与激励机制的缺失,双方医院医生缺乏积极性。不仅如此,上下级医院沟通起来也不甚方便。“患者需先向下级医院提出申请,下级医院再向上级医院对接时间,当天不能实现远程会诊的情况十分常见。”任添华表示,这造成远程医疗的可操作性不高。此外,任添华认为,更为关键的是,医院的信息化不具备优势,而由专业的第三方互联网公司来操作,则又涉及第三方公司的定位、角色清晰化及监管的问题,这些都将影响远程医疗的稳定性。


任添华认为,如果这些问题能很好解决,远程医疗将会对分级诊疗发挥更大的推动作用。他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天坛医院成立神经系统疾病专科联盟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欲为上述问题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案,其中涉及患者、专家、信息三方面资源共享。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日前也表示,在“互联网+医疗健康”领域,医联体建设最有效快捷的模式即为专科联盟。响应这一提法的还有乌镇互联网医院,据了解,依托乌镇互联网医院,微医建立了像“医邻肿瘤中心”这样的多个专科医联体平台。


医保:互联网医院闭环的形成还需打通医保关键环节


小莫是由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向天坛医院提出会诊申请的13岁女孩,因运动后脑出血昏迷送当地就医,经诊断为脑血管畸形引起的脑干出血,经当地医院紧急手术清除脑干血肿,术后PICU监护,仍无自主呼吸。4月13日上午,当地医院希望请天坛医院神经重症专家石广志主任前往当地会诊,不过经紧急筹备,4月13日上午11点,天坛医院就通过专科联盟平台为小莫进行了远程会诊,由石广志主任为患者调整了治疗方案,从而为小莫争取了宝贵时间,使其转危为安。


“以前,传统的远程医疗使人们担心医生线上线下时间无法兼顾,线上患者无法保证及时就医。现在,通过专科联盟,联盟内全国的专家按时按需为患者提供线上服务,实现精准对接。”任添华表示,如果患者对医生诊断存疑,还可在联盟内享受上下级医院绿色通道。


任添华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在这个新的平台上,将逐渐实现线上医疗的门诊化、日常化、大众化,即将远程会诊资源门诊化,固定专家会诊时间,简化预约流程;将远程医疗业务由临时性业务变为长期的日常业务;借助互联网广覆盖和实时对接的特点,将远程医疗业务大众化。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天坛医院开发的远程医疗平台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综合服务平台,通过该平台不仅可实现远程预约、远程挂号、远程门诊、远程会诊、远程病房、远程照护等医疗功能,同时还可实现对合作医疗机构和专家的动态有序管理。


如此丰富的线上医疗服务,若没有规范的收费体系与绩效考核激励机制,显然是不合理的,而与此相应的医保支付将直接影响患者对线上服务的选择。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大多数医院对线上医疗服务缺乏统一的收费标准,一些医联体内部的远程会诊甚至还是免费。虽然仅有湖北、贵州等个别地区已将不同的远程医疗服务探索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但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线上医疗服务仍属于自费,未被纳入基本医疗保险。


对此,此次《意见》也明确提出,要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支撑体系,及时制定完善线上问诊的行为规范、收费、医保支付等配套支持政策。不过,在线上医疗服务暂时不能纳入基本医保的现状下,也不乏一些第三方商业保险公司的介入和探索。


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微医依托历年积累的全科专科结合、线上线下结合的医疗健康资源,为用户提供精准健康管理、持续健康维护、医疗服务协调、医疗费用赔付等全程的医疗健康服务。2017年3月,微医携手众安保险发布国内第一款互联网医疗健康险——“微医家庭守护-互联网医院门诊保险”。该项产品为用户提供以责任医生为核心的在线健康管理、疾病咨询、就医指导、复诊患者的在线问诊和处方、送药上门、诊后随访、诊疗和药品费用在线赔付等服务,帮助用户更加便捷、经济地管理个人和家庭健康。微医家庭守护保险面向家庭用户售价365元/人/年,三人起保,每人每年在线诊疗及药品费用可报销保额上限为5000元。


医药:处方外流值得期待


除了医疗服务,互联网医疗受医保支付政策掣肘的显然还包括药品,由此使人联想到医院在线开具电子处方后涉及的处方外流问题。《意见》明确,“对线上开具的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探索医疗卫生机构处方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促进药品网络销售和医疗物流配送等规范发展”。


其实,处方外流已经喊了多年,但进展始终缓慢。在张群华看来,此次《意见》对处方外流将发挥助推器的作用。任添华则表示,处方外流首先涉及到流向哪里的问题,由此引出的医师资质认证、专科认证及网络医疗行为安全监管等诸多相关事宜还需一一落实。


张群华介绍,从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实现第一张处方的开具来看,处方外流共享的流程是:医生开出处方上传到处方共享平台,由审方团队严格审核,患者在线结算药费后,药品由就近的定点药店为患者配送上门,同时患者可以选择就近到定点药店自取。


此前,微医董事长廖杰远就曾表示,在目前取消药品加成的新医改形势下,处方外流是必然,处方共享平台是趋势。如果处方共享可实现,未来“医”和“药”将真正分离,使医药回归良性循环。在刚刚过去的4月,全国处方共享联盟宣布,微医是联盟的技术提供方和运营方。身为联盟理事长的廖杰远表示,该联盟拟在今年内连接200家医院、1万家定点药店,日均处理处方50万张,助力医药分开和医保控费。



                                                                                                转自《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荆文娜